台湾麻豆传媒映画网盘

克劳恩皮丝和桑妮在欢声笑语中,他们头顶上的老头子并没有任何病情反弹的征兆。

于是乎,在逐渐变得百无聊赖的氛围中,两只妖精慢慢睡了过去。

直到天蒙蒙亮,她们被头顶上兴奋的尖叫声惊醒。

“哦呵呵呵呵哈哈哈!我恢复年轻啦!”

过了一夜,她们头顶的床上病人,摇身变成了一个气色绝佳、精力充沛的老爷爷。还居然站在床上脱了衣服各种展示肌肉,把可怜的伯爵当做抹布一样抓在手中晃。

桑妮:“皮丝,艾尔芬有这能力吗?”

克劳恩皮丝:“不,我想那是不可能的,返老还童这等奇迹,至少是超位魔法,我猜的,时光倒流比时间停止难度大吧,时间停止是第十位阶魔法哦。”

桑妮:“也就是?”

克劳恩皮丝:“没什么‘也就是’的。只能说明这老头子健康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等级18呢,是老将军吗?”

这时候,老头子和伯爵似乎玩儿起来推推掌游戏,就算蹲马步弯腰在那里推手的动作。

桑妮:“这些人欢喜疯了吗?弯了吗?”

克劳恩皮丝:“哈,我想与其相信他们吃了我的药弯了,还不如相信看见男装桑妮而弯了。”

格子长裙气质美女长发披肩笑容甜美户外写真图片

桑妮:“真是开玩笑……也罢,当做是这老爷爷在测试身体机能也好,既然他没事了,我们上学去吧。”

兴奋结束之后,古希蒙特伯爵执行克劳恩皮丝命令的认真等级就不必多说了。

如果是单纯的人类之间的互助、利用的施恩,那身为贵族的伯爵还会做些别的什么,但这次不同,对象不仅是人外,还和人类禁忌有关,并且——

克劳恩皮丝做到了人类寄托信仰的神殿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不过,这也多亏这老头子是重病虚弱,倘若是健健康康活到气数已尽,那克劳恩皮丝也绝对无力回天了。

正因为做到了即使再信奉和接近神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一年后,克劳恩皮丝刚刚升年级后不久,就收到了以伯爵家为代表,还附有好多贵族联名签字的,一份令她瞠目结舌的信函。

……………………………………………………

二年级学生会室——

这里本是前辈的地盘,现在则变成了斯塔自己的“私人会所”,并不是说没有别的学生会干部,只是既然是一般的干部——那待在学生会室的时间肯定比作为学生会长的时间少啦。

剩下的时间就是斯塔的“私人会所”,而这天傍晚,她又在和克劳恩皮丝在此开私会。

“真的假的啊?这是能用信函而不用魔法传递的消息吗?”斯塔一副古怪表情地看着克劳恩皮丝递过来的纸张,怪里怪气说。

“斯塔泥垢了,你觉得这群有钱人和权力者会学习冷门的联络魔法吗?土著的联络魔法虽然速度也慢不了我多少,但半吊子的话,可靠性还不如鸽子和猫头鹰哦。”克劳恩皮丝趴在斯塔的桌子前面,撑着脸道。

“可是,借助梅莉菲丝的福,我已经把本年级的部天生异能和天赋凛异者都植入调试完毕的德莱茵花种了哦,要是他们寄来这样的信函我还说不定会高兴,然而他们的老爸老爷也就是当权一辈寄来这种信函,要我怎么回复啊?

“没有植入德莱茵花种子的人,肯定有不少抱着利用我,从我身上榨取价值的目的而来吧?可是拒绝的话,说不定会用人外身份捅穿威胁我,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性命被我们捏着,世界上从来不缺会做蠢事赔上性命的笨蛋,可是就算赔了他们性命,蠢事却还能困扰我们。

“可我现在的p根本不足以完用魔法影响他们,德莱茵花种子不够了,找大酱要来重新调试需要几个月。啊啊啊啊…………”

克劳恩皮丝抱头在桌上来回滚动摩擦起来:“我后悔在愚蠢的人类面前展现‘奇迹’了,把干瘦老头子变成肌肉男是我这一年来最后悔的事情了啊。”

“哈哈,那关我什么事啊?”斯塔随意地把信函往克劳恩皮丝脸上一拍,靠到椅子背上,“说到底都是皮丝行动总是欠缺动脑的错,料理后事加油哦。”

“知道是一回事,可听你的口气总是让我特别火大。”克劳恩皮丝脑勺上多了一个“#”。

“于是,你能拿我怎么样呢?要知道现在的实力对比,当下的我可和你所了解过的我,有天壤之别哦。”斯塔看似故弄玄虚,然而——

“嘻嘻,我知道的,我学习舞蹈前,你明显瞒着我什么,现在说出来吧。”克劳恩皮丝咧嘴笑道。

“嘻嘻嘻嘻。”斯塔并不买账的样子,把手往后脑勺一捧,笑着说,“上次随便下我面子的事情怎么算?”

“在清算前,能先把你故意在背后打的色泽诡异的‘光效’去掉吗?很好玩儿吗?这个。”克劳恩皮丝无语中。

“嘭!”

斯塔猛地拍击桌子站了起来,俯视趴在桌上的克劳恩皮丝:“拜托啊,皮丝,这是装逼,你将来必定要练习的事情吧。”

“啊?”克劳恩皮丝过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必须要强调的是她现在是开着多重思考的,所以这个速度已经很慢了。

“听桑妮说,皮丝不想当神灵是吧?神灵很lo没错吧?”

“嗯……是啊,所以呢。”

“整天要么不能以真是的自我示人,要么远离文明和下等生物过家家,这样的生活得持续多久啊,十年吗?二十年吗?还是上百年啊?”斯塔一扫那整天笑眯眯的样子,声色俱厉地喊着。

好的,寂静[silene]是有准备的。现在外面还有人的,可斯塔也是明白克劳恩皮丝有这程度的慎重才敢用这么有感性的语气喊出来吧。

“呼~”克劳恩皮丝呼了口气,爬起身体,反靠在桌上,“时间很多吧。才活了十多年就这样了,以后要怎么办?”

“皮丝才是,你忘了吗?你被安兹·乌尔·恭花了几分钟残杀了哟,这个将会在一百多年后上演哦,连最基本的满级都达不到的我们,真的能这么悠哉悠哉的吗?”

(待续)